4名杂技学校孩子失联5天后全找到 他们为何深夜集体出走?

4名杂技学校孩子失联5天后全部找到,他们为何深夜集体出走?

5月1日,河北来蓉演出的4名未成年人在深夜集体出走,引发广泛关注。事发后,各方力量竭力寻找。

5月6日晚,从成都二仙桥派出所传来好消息,4名孩子中的其中两名(14岁的陈鑫以及15岁的项雪华)已被找到。

5月7日13时,家长从二仙桥派出所王警官处获悉,走失的另外两名小孩(11岁的张宇豪、12岁的项雪祥)也已被寻回,现家属正往派出所赶去。至此,出走的4名小孩全部被寻回。

对于出走原因,两个大一点的孩子表示,平时每天要做200个俯卧撑,演出演砸了就要做500个,练功练到凌晨,且没有早饭吃,“太累了,就想出去玩儿”。被找到的其中一名孩子表示不愿再回到杂技学校,准备回家读书。

有孩子不是第一次出走

最久一次曾离家4个月,靠捡垃圾为生

5月7日一早,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此次从河北带队来蓉的负责人高文军,他告诉红星新闻,他们是昨晚10点过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称孩子在温江区被找到,随后他们到达二仙桥派出所做笔录,凌晨3点左右才把两名孩子接回。

高文军称,目前他正与15岁的项雪华吃早餐,项父正从贵州来蓉的路上,大概中午左右到成都;陈鑫则被母亲接走。相比刚回来时孩子还处于比较害怕的状态,经过一番沟通开导,两个孩子目前情况良好。

高文军告诉红星新闻,项雪华称此次出走主要是受陈鑫影响,陈鑫当时说项雪华以前出走过,有经验,让其带大家离开。对于孩子为何会出走?高文军表示:“他们也说不出什么,就是想出去玩。”对于他们是否不想回去学杂技?“我也问了他们,项雪华13岁就去学修车,现在他还是说演出(学杂技)好。”高文军说。

据了解,项雪华父母早年已分开,家中有一个弟弟项雪祥(另一名走失者),二人均由父亲照料。此外高文军还从项雪华处得知,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出走,在贵州老家时,他也曾出走多次,最短10多天,最长的一次则达数月。此事红星新闻记者也从项雪华处得到核实,他称自己离家出走最久的一次有4个月,靠捡垃圾为生。而对于此次出走,全成都有那么多人在寻找他们,项雪华也看到了寻人启事,他表示非常内疚,称以后不会再犯。

孩子讲述出走原因:

觉得练功太累,就想出去玩儿

红星新闻记者查询了解到,失联5天以来,从出走的成华区到被找到的温江区,此次被找到的两个孩子相距出走地有40多公里。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也亲自对话两名被寻回的孩子。据项雪华称,是因为曹老板(演出经纪人,此次系他花钱请4名杂技演员来蓉演出)经常让他们练功,“觉得太累了,就想出去玩儿,走着走着就迷路了,走丢了”。出走时,他们身上总共有两百元,“我弟他们一百,我们一百”。而这几日,他和陈鑫两人就用这仅有的一百元维持生活,“在超市里买水、买面包,晚上就在公园的亭子里睡觉”。5月6日,他们在公园里玩时,“两个叔叔(警察)就过来带我们去派出所”。

据陈鑫母亲王女士介绍,陈鑫回到她身边后,她也仔细询问了儿子出走的原因,“又被吼又被骂,练功又太辛苦”。同时,儿子出走这几日也受了很多苦,“回来的时候很饿”。因为身上的钱用完了,因此陈鑫和项雪华这几日还会去捡别人剩下的剩菜剩饭吃,困了就睡公园以及楼道。

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出走?王女士表示,儿子告诉她,早上老曹(经纪人)和老婆以及他的两个孩子都在吃早餐,就不给他们吃,他们想着很气,所以就走了。对此,红星新闻记者也从陈鑫处核实,“每天都这样子,我们很饿,(但)就不吃早饭”。陈鑫随后也补充道:“不是他不给我们吃,是他们不做,他不做饭,我们也不会做饭,但他(老曹)吃的饭都是他自己做的,没有我们的,他只有中午和晚上才会做饭。”

陈鑫说,虽然每个月杂技学校的老师会给他们每人100元的零花钱,但每个月这100元钱其实是不够用的,因此在第二次给100元的时候,他们就决定出走了。虽然在杂技学校里面练功也很辛苦,“但没有这里苦,学校里面早上7点能吃饭”。

此外,陈鑫还向红星新闻表示,有时演出完都凌晨了,他们回来还要练功,“如果演出演砸了就是罚,回来就一直练那个动作,平时每天只做200个俯卧撑,如果演出演砸了就要做500个俯卧撑,每个人都要做”。而对于每人500个俯卧撑是否能做得下来?他表示:“不能,200个可以。”

陈鑫说,如果有演出,他们每天要练三四个小时,“练到早上10点,换完衣服又继续出去演出”;而如果没有演出,他们几乎一天都在练功,“只是中午上来吃饭”。他觉得在成都比在学校累。虽然陈鑫记得父母的电话号码,“但就是不敢打,打了就要回去,回去也受罪”。

据了解,走失的4个孩子都来自贵州农村,于去年7月和9月到河北的杂技学校免费学习杂技,中途不能回家,只能由父母去看看他们,每年一次,车费由学校报销。此外,在家长与学校签订的《免费学员合同》中:“学员在4~5年的学习期间不得中途退出或是转入其他团体,如有违约,应由学员父母向甲方(学校)支付经济赔偿金10万元。”这次来成都,也是学习后第一次外出演出。

陈鑫母亲说,她问过孩子上次在河北为什么不跑?陈鑫说“那个大的(项雪华)跑都被打得要死,那个鞭子打人很痛”。虽然他没有被打只被罚过,但也不敢跑。对于之后还会不会回到杂技学校继续学习?“不去了,想回家读书。”陈鑫说。

陈鑫母亲表示,为了找小孩,她和几位家长特意从贵州请假赶过来,花了很多钱,“现在钱都花完了”。她们希望学校或是曹先生能给一个说法。

经纪人回应:

一面之词!杂技有不苦不累的吗?

对于学员所说他“早上不给早饭吃”“练功练到凌晨”“做500个俯卧撑”一事,老曹表示,这只是他们的一面之词,“早上我们都是11点钟(吃早饭),晚上有夜宵”。对于是否让孩子练功练到凌晨,老曹有些气愤地说:“所有的练功都是学校老师安排他们练的,他们具体练多长时间,是他们自己决定的。”他只是给他们安排任务,“他们都是自由练功”。

对于500个俯卧撑一事,老曹表示否认,“如果其他孩子都证实了他说的话有错,他(陈鑫)要负法律责任。”他表示,学校让他安排的是200个俯卧撑,100个腹肌,“他们在这边演出失误,我就安排他们平时多练功”。“因为他们是新学员,这也是学校安排他们多练功”,此外,他也没进行监督,“我只是负责分配任务”。

对于项雪华称练功太累的说法,曹先生表示:“是他们学校安排的,上午(练功)三小时下午三小时,他们说太累了,杂技有不苦不累的吗?”最后,曹先生以无法接受记者采访挂断了电话。

原标题:4名杂技学校孩子失联5天后全部找到,他们为何深夜集体出走?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jykz.com/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