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千中国年度预亏1.1亿 “骨汤门”丑闻后两起投资巨亏

味千中国年度预亏1.1亿 拉面江湖重构

作者: 吴忧 刘甜

在安徽马鞍山的一条人群熙攘的步行街上最显眼的位置,来买奶茶的人络绎不绝,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家奶茶铺的前身是让这座小城居民吃上第一碗日式拉面的“味千拉面”。

“读高中的时候,周末经常和朋友来这,吃完还要自拍,感觉是青春期最潮流的事情。”喜欢日式料理的妍妍是这座小城里土生土长的姑娘。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后来去外地读书,大城市的日式料理更丰富,味道也更好,但每次回来因为没有什么有名气的日料店,馋了的时候还是会来味千,有一次发现这家店关了,再后来就成了奶茶店。”

味千拉面其实在马鞍山还开过第二家店,但自从去年疫情期间歇业之后一直没再开张。拥有味千拉面这个品牌的味千(中国)控股有限公司(00538.HK )(下称“味千中国”)2020年中期财报显示,其在安徽省内目前一共有15家店铺,比2019年少了4家。“估计很难再营业了,越来越多餐饮品牌进驻,还有很多本地小吃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我都快要忘记味千了。”妍妍说。

味千中国在马鞍山的现状是它在中国市场的一个缩影。日前,这家公司发布盈利警告,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预期年度将录得净亏损约6000万元至1.1亿元人民币。对于出现亏损的原因,味千中国认为除了疫情给公司业务造成的负面影响,此前投资内地鸡蛋供应商江苏鸿轩生态农业的6100万已确认为减值亏损,大幅拖累了2020年度的业绩。

丑闻之后投资巨亏

1996年,一个名为潘慰的商人将味千拉面引入中国香港及内地市场,味千中国称引入了日本中央厨房大骨熬汤的工艺,让消费者无论在哪里的味千门店,都能吃到一碗日式正宗的大骨熬汤拉面。

2007年3月,味千中国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成为首家在香港上市的以内地市场为主的快速休闲餐厅连锁经营商,时任味千中国主席兼行政总裁的潘慰也出现在了胡润餐饮富豪榜。

2010年,味千中国满怀信心地提出“千店计划”,称用5年时间实现1000家店面目标。彼时,从财报上看,味千中国成绩不错,当年的营收达到26.85亿港元,相较于刚上市时翻了一倍还多,而门店数量也是翻倍增长,由2007年的210家店拓展到了508家。

但味千却未能再上一层楼。2011年,味千中国被曝出“骨汤门”丑闻。同年7月,有媒体爆出其汤底并非大骨浓汤熬制而是用浓缩液勾兑,一时间股价大跌,随后在舆论的广泛关注下,味千中国终于在官网承认汤底确实是由浓缩液兑制并于8月5日宣布停牌,在8月15日复牌后股价大幅低开。从“骨汤门”爆出之前到恢复交易的三周多时间里,这场“浓缩液”风波兑走了味千中国近79亿元的市值。

“骨汤门”事件后,味千中国的扩张速度也随之减缓。根据其2014年年报,彼时全国共有669家门店,而2015年只新开了4家门店,这也意味着味千“五年千店”计划搁浅。

或许是2013年及2014年公司的净利润有所回升,2015年,创始人潘慰宣布重启“千店计划”。味千在这一年里集中资源发展一二线城市的餐厅网络,并把加价、节约租金及人力成本等方式作为提振业绩的策略。

就在味千重提“千店计划”的2015年,由于看好外卖的发展前景,味千中国向百度外卖投资了7000万美元,占股10%,也是在同一年,为了保证行业上游原料质量的稳定及降低成本,集团还投资了一家鸡蛋供应商“江苏鸿轩”。味千中国通过全资子公司领驰食品向江苏鸿轩投资 4335.36 万元,持有其 9.44% 的股份。后该公司继续增资或股权稀释,启信宝显示,截至目前,领驰食品仍持有其 7.2897% 股权。

然而,这两起投资却事与愿违。味千中国2017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股东应占亏损4.87亿元,大幅度亏损的原因正是由于之前对百度外卖的投资;而味千中国投资的江苏鸿轩,不仅未按约定时间完成上市及回购等事项,而且该公司及其控股股东诉讼缠身,味千董事会认为投资的可收回性极低,并于近期宣布将投资金额约6100万元确认为减值亏损。

除了外部投资失败,味千中国在2018年内院起火。2018年底,公司被曝出首席财务官刘家豪挪用最多约2363.7万港元资金而遭警方调查,市值再度暴跌,截至2018年底,其总市值仅剩27.08亿元人民币。

竞争者纷纷入局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味千拉面想要凭借拉面这样的单品类在中国的餐饮市场做大做强本身就是较难突破。粉面品类虽然大众、接地气,但不是所有消费者都会为“日式拉面”买单。不同地域的口味意味着像味千拉面这样日式拉面并非能够在所有的地域受欢迎。

记者查阅味千中国近三年的财报发现,味千拉面最大的市场是华东,开店数量占到总门店40%左右,而在上海、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开店数量最多,在山西省、陕西省、湖南省、河南省、河北省等地的数量不超过20家,有些甚至仅为个位数。

2019年底暴发的疫情让整个餐饮行业都遭受重创。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9月,全国餐饮收入25226亿元,同比下降23.9%。味千拉面宣布从2020年1月起暂停中国内地门店的运营,并声称于3月起努力陆续恢复营业。

疫情一方面让实体门店遭受打击,一方面却也让线上经济受到热捧。

在疫情期间销量大增的“拉面说”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主打日式拉面的方便速食品牌,旨在让消费者不用去拉面馆,在家煮出原汁原味的日本拉面,在2017年获得4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8年又获得1000万元A轮融资。“拉面说”充分利用KOL营销和电商直播,将产品定价集中在12~20元之间,从起初月销几万元,发展到2019年2.5亿元的销售额,成为粉面赛道的“黑马”。

除了拉面说,日式拉面的对手还包括了其他细分品类。CBNData和天猫美食联合发布的《2020天猫美食消费趋势报告》显示,方便速食品类增速迅猛,通过现代化改造和口味优化,速食粉面这条新兴赛道涌出越来越多的品牌,包括川渝酸辣粉“白家陈记”以及广西螺蛳粉“螺霸王”等等。细分的口味赛道、创新的改造方式和方便快捷的购买途径,让传统连锁品牌面临更大的压力。

尽管自2019年起,味千中国进行了多方面的升级和改革:对线下门店进行战略升级,开发多种新一代门店风格;加快新品研发的速度,平均每季度推3~5款;举办“全城免费吃生日面”活动等。但目前看来这些改革成果收效甚微。

味千拉面距离东山再起,恐怕还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jykz.com/22.html